-apple派-

我竟然啥都没写?

《其实一家人挺好的》ABO设定【十五】

  拖更拖到天际,这一章好像水了一章,也埋了不少伏笔,下一章开始可能要开始走剧情了,大家盼望的小崽子也要出场了哈哈。
  当然暖暖的日常还会有,稍微减少一点占比容我慢慢的更文,谢谢小天使们。
  日常求小红心和小蓝手(我大概是过气的吧……)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【十五】

  “江澄,你跟他们回去吗?”蓝涣叫住了江澄,江澄回过头去,望进了蓝涣黑色的瞳。

  “切,不是要回蓝家那栋给……”江澄话没说完,脸却一下子微微泛红。

  “给谁的?”蓝涣的眼睛一眯,带着一点点坏笑。

  “……我回云梦!”江澄撇了一眼蓝涣,赌气说。

  蓝涣一把把江澄拉进怀里,紧紧的抱了一下他,柔声在耳边说:“好好好,我错了,回姑苏吧,叔父虽然不说,也是希望你能回去的。父亲和母亲今年的墓也一起去打扫打扫吧。”

  “切……”蓝涣知道,他这是答应了。

  轻轻在耳边一啄,看着粉色从耳尖蔓延。

  回到云梦,魏无羡拉着一大一小的两个小崽子,走出机场,便看到江厌离拉着金子轩站在迎机的人群中挥着手,挥着挥着,魏无羡看见了江厌离眼角闪过的泪。

  金子轩抱了抱江厌离的肩膀,也冲着魏无羡挥了挥手。

  魏无羡挥了挥手,笑容绽放在脸上,就像变少的时候一样。看着蓝浅飞一般冲向了江厌离和金子轩,笑声像小鸟一样,“大姨!大姨父!”

金子轩一把蓝浅抱了起来,看着蓝浅开心无忧的笑,大人们都笑了,魏无羡的手攥的紧了些,蓝墨被握的疼了,轻哼了一声,皱了皱眉。

  魏无羡揉了揉蓝墨的手,抱有歉意的亲了亲他的脸,眼里都是柔的似水一样的情感。

  “师姐……我……回来了。”

  “阿羡……回来就好……回来就好。”江厌离的眼睛就又红了。

  “师姐……过去的就过去了,没事的。”魏无羡拍了拍江厌离的手背,安慰着她。

  金子轩就在背后,抱着蓝浅,看着魏无羡和自家媳妇,轻轻的叹了口气,随后就又笑了,没事了,一切都过去了。
 

  蓝浅在云梦一呆就是三个月,但是她看到了云梦的莲花湖眼睛还是放着光,魏无羡就坐在莲花湖旁的木阁中,看着在湖边的蓝浅和陪妹妹的蓝墨,心中就只剩下那种软软的感情了。

  “哥哥,我要那朵莲花,就是那朵!”蓝浅踮着脚,抻着脖子指着湖中的一朵莲,带着笑的声音传到了还远,惊走了水中正游着的鱼儿。

  “哪朵?”蓝墨一边脱着上衣,准备下水,一边问。

  “就是那朵花尖带一点点紫色的那朵。”蓝浅在岸边跳着,无忧无虑的样子让别人看着羡慕。

【谨言】《他与他》

  前几天终于把《谨言》这部小说看完了,个人还是比较喜欢的,写的事无巨细,篇幅超级长,需要一定的耐心。但是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,有的时候还是挺感动的。
  写了个小东西,1800+,有借鉴。
  喜欢的小天使求小红心,小蓝手(⑉°з°)-♡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 我曾为关北军校的一名学生,在毕业后,我并没有从军,反而在德国呆了几年,回国后,在我的母校中当了一名政治指导员,有人为我感到不值,但是我却很喜欢这个职位。
 
  我仍记得关北军校百年校庆的时候,我被委托拜访了楼逍先生和清行先生,希望他们能出席学校的校庆。那天的一切,仍然历历在目。
不管是我当学生的时候还是当时拜访的时候,两人的风格一直都没有变,唯一说起来的变化,可能就是气质。楼逍先生年轻时身上带有的军人气概一点没变,但是在说话和神情方面却是墩和了许多,按照清行先生的话来说就是“杀戮之气少了很多”。而清行先生却是多露出了一点“孩子气”,但是我仍然能感受到他的那颗赤子之心。在说话时,清行先生喜欢时不时冲我眨一眨眼睛,或是耸一耸肩。脸上却还是带着那种温和的,真诚的笑。
 
  当我提出邀请他们参加关北军校的百年校庆时,清行先生却是叹了口气,道:“时间过得真快啊,这都……”楼逍先生拍了拍清行先生的手背,答应道:“我们会去的。”
两人的身影并不神秘,他们时长出现在关北的街头。有时可能是在西街那家新开的包子铺,有时也可能是在剧院戏厅门前,有时候可能在城外的某处公园里。一个锐利,一个温和,我看着他们不会觉得甜蜜,只是会觉得岁月静好。

  我记得曾有位在关北生活的德国士兵说过,岁月好像在他们二人身上没有留下痕迹,他们还是像以前一样年轻,英俊。但是这次,我却看到了清行先生在眯起眼睛时,眼角已经不浅的皱纹,和静静放在报纸边的那副眼镜。

  校庆的时候二位先生到了现场,清行先生仍是一件长衫,楼逍先生也是像往常一样穿的是军装。他的身姿依旧挺拔,他的眉眼依旧温和,时间好像没有流淌过,仍是几十年前的模样。我站在他们的背后,看着那黑发中已经不少的白发,还是暗叹着时光不等人。楼逍先生的一番的讲话沸腾了学生,我不禁想起我当年毕业时还年轻的楼逍先生,时间在他的面庞留下痕迹,但是内心中的东西,却是一点都没有变。清行先生只是静静的站在楼逍先生身后,眼角带笑,融淡了楼逍先生身上的尖锐之气,真当是良配。

  等我再一次见他们的时候,已是十二年后,但是这一次与我对视浅谈的却只有一个人了。清行先生坐在我对面,背部也稍稍有些弯了,眼角爬上的皱纹也越来越多了。我能感觉到岁月在他身上沉淀的厚重。清行先生不像当年那次拜访时那么“活泼”。黑发也大部分染了白霜,可能是因为楼逍先生的离世让先生倍受打击,我想出声安慰几句,但是话却卡在喉咙,我张了张嘴,什么也没说出来。

  “行了孩子,我知道你要说什么,人总有一死……只是没想到……长风会在我前面。”清行先生还是带着笑,但是我却看出了他的疲惫。

  “先生……”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,反而显得窗外的雨声淅淅沥沥的更加明显。

  他把头转向窗外,看着丝丝幕幕的雨,我看着他的侧脸,那一瞬间,雨的哀愁仿佛涌进了窗子,淹没了我们。

  “孩子,我年纪大了,没精力了,长风的事儿,你要多担待着。”清行先生转过头来,对我说。

  “先生,你不用这么客气,楼逍先生的事,我自然会做好,您放心吧。”我自然是知道清行先生说的是什么事,楼逍先生自传的手稿还需整理,而楼逍先生却先一步离开了。现在手稿在我手里,清行先生希望我帮个忙,为楼逍先生出一部书。

  楼逍先生的手稿有很多,我在翻阅后却发现,其中提到最多的却是清行先生。甚至于每一天的一点一滴,在楼逍先生凌厉的笔锋下我都能看出一点点温柔,宛如坚冰化成了春水。

  “清行于我,如墨夜星火,如沙漠绿洲。”

  “正因有幸得清行为妻,我方能放下一些忧愁,拾起一些快乐。”

  如此的话语在楼逍先生的手稿中还有很多很多,当我整理好手稿,刚刚打算要去拜访清行先生时,我看到了一张要比其他纸张更老旧的纸,我轻轻的拿起,翻开,纸张摩擦的沙沙声在耳边轻轻的,看到内容我一下子便愣住了

  “当年的嫁妆单子?”清行先生也是一愣,随后摇了摇头,笑了,“没想到他还一直留着。”

  我看到清行先生拿着单子的手有一些抖,看了看他的眼睛,依旧清明但却有一点湿润了。清行先生看着看着便就笑了,然后把那张纸轻轻的叠在一起,放进了上衣的口袋,最贴近心的地方。

  我说:“先生,这本书的名字是?”

  他顿了顿,拿起笔,在书的内页的第一张上,挥洒下“他与他”三字。
就像是楼逍先生的字体……

  “这本书献给民国风云的楼逍与李谨言,他们是真真正正的改变了我们的家,我们的国。”这是这本书第一页上的文字。我拿着刚刚上市的新书来到了清行先生的葬礼,我一身黑服,把书静静的放在了先生的身边,深深的鞠了一躬,叹了口气,先生……您最终还是走了……

【谨言】ooc慎入 有刀慎入

秋露微:

一九五八年,清行走了。


与清行成婚的早几年,大夫便说他身子底虚,需要调养,再不加以注意恐怕会影响寿数。从此便时刻监督他喝药,力所能及的公务,楼逍也是尽力而为。只是没有想到当年大夫一语成谶,最终还是因为一场病导致了我与他天人永隔。


清行生前,总是因为一层“言少爷”的身份,将许多年轻人该有的小性子深埋于心,过早的承担起了“总统夫人”这一角色。其实我偶尔也能听见他在梦里念叨,关北街的哪个角落又新开了一家炸脆酥的铺子,或是南方的花开得可好看了之类稚气话语。少有的,也会叫上几声长风,面容紧张,不知是做了什么样的噩梦。我听到的时候总是半分欢喜半分忧,喜是他牵挂我,忧亦如是——楼逍何德何能,要清行在梦里也为我揪心。知他是个薄脸皮,故只偶尔拿出来嚼一嚼,逗他脸红,也是情趣。不过心里倒是常常盘算着,等过了这阵子,就带他去一个安逸的地方,学学寻常人家,过简简单单的日子。


只是国务繁重,形势尚未安稳。肩上的担子,楼逍一日也不敢轻放。许多想法到了嘴边,还是不敢轻易许诺。我自知能力有限,尚不敢许他一世安稳的美梦。


现在想来甚是后悔。关北没有杭州那样的好气候,开不出娇嫩的花来,连同人也是一并粗糙不懂情调的。早应该趁着有一年南下任性一把。虽然清行面上总是乖巧得让我放心,但细细想来,心里总归是有过期待的。


五七年的暮秋,他的病情突然来势汹汹。我知道,或许是捱不过这年的冬天了。


清行畏寒。天冷的时候,常常能咳出血来。那时华夏的医疗水平仍旧十分有限,诊断不出是什么病,便不好对症下药。乔乐山也别无他法,最后只能靠着几味中药将养着。清行就这样以我看得见的速度消瘦下去。


起初,他走路只需我在一旁稍加搀扶。我总说,希望他可以安心养病,调养好了再忙也不迟。


成婚二十余载,清行第一次严肃地拒绝我:“我知我时日无多,所以要抓紧时间把没做的事赶紧做完。”


“有时候我在想,老天爷把我安排到你身边,或许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。然而我太贪心,把福气透支完了,只好用寿数来偿还。”


“不要胡说。”我握紧他的手。


“我没有胡说。楼逍,能遇到你,真的是我此生之大幸。”


其实我又何尝不是,楼逍一辈子杀伐气这样的重,幸甚有爱妻清行时时提点,才不至于走上独裁的政路。


后来到了五八年,一月初的时候,京城下了一场大雪。清行已经彻底下不来床。身形消瘦,手脚却浮肿得厉害。


“少帅,我变丑了。”


“别胡说了。”


我那时候最常说的一句话,让他不要胡说。会好的,我欺骗他,很大程度上也在骗我自己。


“西北的矿业开采还没安排好呢。”他靠在我肩上,这时他已经无力支撑自己的身子了,即便是说话也气若游丝。


我安慰他:“会有人去做的,你放心。”


“睿儿不在吧?不要让他看见我这…”他喜欢碎碎念,这时的病况大概已经深入到我不敢想象的地步,我猜,他每说完一句话大概都是伴随着撕心扯肺的痛,所以以往我总不太希望他多说。然而这日我总感觉心里有什么空落落的,虽然从很早就开始说服自己去接受某个事实,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感到心悸。


“念叨就念叨吧,以后连被他念叨的幸福都没有了。”我难过地想。


“他在山东,我没告诉他”


“少帅。”他把身子转了过来,面对我,光是这样一个小动作就已经耗费了他大半力气。


“嗯?”


“……楼逍。”


“嗯,我在。”


“长风……”


“嗯,在的,我在的。”


“带我去南方看看花吧。”眼神清澈得要命,像多年前我打马至李府提亲的那个冬日,神采奕奕。


“……好。”


他忽的就笑了,突然有了精神,勉强撑起了身子:“你又骗我了,这时候哪有花呢?”


“再等等,三月的时候就开了。我带你去。”我的心揪得厉害,忍不住抱住他。因消瘦而凸显出来的骨头却硌得我心疼。


他把脸埋在我的肩头,嗤笑:“算了,不等了,不等了。”


我感觉到肩膀上一阵湿热,颤抖着抬起了手,捧起他已经永远安静沉睡的面容。拿枪多年,手抖是一种什么感觉,实在难以形容,只知道这感觉极其陌生,伴随着不可操控的恐惧,尽管早知有这样的一天,却还是止不住的心肝脾肺也跟着抽痛。


“清行…”我很爱你。


余下只剩一片死寂,床前的台灯独默地亮着,而我从此失去了生命中的珍宝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后记


楼总统退任之后找到了我,把他这些年积攒的手稿交到我的手上,希望我能替他出版一部谨言传。


我还在德国念书的时候,曾听说过这位风格凌厉的总统年轻时的故事——乱世枭雄,国之栋梁。无论是在战场上,还是政局中,楼逍始终以铁血硬汉的形象面对世人。有人评论他独裁专政,有人弹劾他任人唯亲,还有人批判他强硬激进。但是当我拿到关于李谨言先生整整一个箱子的手稿时——每一份都仔细誊写过,笔迹刚劲、记叙详细,我突然意识到,楼逍的心中,其实还有一部分世人所不知的柔软,是专门留给一个人的。


我几乎可以想象到,鬓角已经发白,视力也已大不如前的楼逍,戴着眼镜,在昏暗的灯光下回想故人的点点滴滴,他走过的路,做过的事,心思几何。


执笔十年,毋忘亡人。


于是我问楼逍,可以再写一篇悼念谨言先生的文章吗?会收录到传记的前言里头。


楼逍想了想,说过两天再给我答复。


过了两天,楼逍把这篇文章放在了我的桌子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秋露微 于1969年1月12日记

超级好吃(「・ω・)「嘿
世间瑰宝/xx!!!!!

拂曉淬天光:

#新快108天kiss# day25


pose來自今天適合畫的本命姿勢

哇啊啊,超可爱(๑• . •๑)

南风知我意_:

点点金光:

出战很努力从婶婶那得到的奖励蛋糕~

因为日语台词很简单,就不重新嵌字了w

蛋糕要分着吃才好吃呀~

《其实一家人挺好的》ABO设定【十四】

  有感觉过了好久也没有更了,嘿嘿自己都不好意思了……

  每次看到大家说喜欢的时候心里都是超兴奋,超激动,感觉自己在天上,感觉自己在飘花。

  非常感谢大家的喜欢,爱你们小天使!

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(づ ●─● )づ………………

  【十四】

  旅行最后几天,因为魏无羡在晚上兴奋激动欲罢不能,所以在白天精神就不是那么足了。直到最后一天早上,一行人看着魏无羡赖在床上死活不肯走的时,大家还是决定照顾一下还在发情期的魏无羡,提早结束了这点旅程。

  但其实事情并不是这么顺利的……

  比如说……嗯……就像是这样……

  魏无羡死死抱住坐在床边的蓝忘机,整个人一半在被子里,一半在蓝忘机怀里,闭着眼睛嘟囔着“不去了……我都快累死了,你们一个个能不能照顾一下一个正在发情期的omega,我很虚弱!!”

  蓝忘机一下一下的拍着魏无羡的背,就像哄孩子一样,说:“你的发情期马上就结束了。”

  怀里的魏无羡一僵,然后把脸往蓝忘机胸口一埋就不动了,一副“是又怎么样,我不管我不管”的样子,看着也就跟蓝浅一个年纪。

  蓝忘机微微叹了口气,索性由着魏无羡去了。

  等到江澄忍无可忍的一把推开了魏无羡房间的门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幅画面。江澄抿了抿嘴,和蓝忘机对视三秒后,面无表情的退了出去,顺便把躲在他身后的三个小脑袋也一同拽了回去。

  魏无羡刚刚想攀着蓝忘机的肩膀起来,索一个甜甜的早安吻的时候,江澄再一次推开了门,魏无羡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。江澄和魏无羡都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……

  江澄绝望的闭了一下眼睛,小声骂了一句:“卧槽……折阳寿……”

  睁开眼睛,瞥了一眼魏无羡,然后对蓝忘机说:“你别老宠着他,你看他现在都什么样子了。”一副娘家人口气。

  蓝忘机郑重的点了点头,然后没有了其他动作,任由魏无羡挂在他身上。江澄觉得他可能不太适合跟他们两个人交流……

  所以大家派江澄问候魏无羡就这样结束了。
 

  最后大家的商议便是,今天自由活动,自己想去哪就去哪,明天在乘飞机该回云梦的回云梦,该回姑苏的回姑苏。

  大人们征求小崽子们的意见,阿浅心心念念着云梦的莲花池塘,蓝墨却喜欢云梦后山的那条小溪。

  蓝浅牵着魏无羡的手抬着头对他说:“爸爸,这次回家,大姨会给我们做莲藕排骨汤吗?”

  蓝浅的声音一下子就撞入了魏无羡心里,自己有多久没回云梦了?2年多快3年了吧,自己忙忙碌碌的不是在夷陵就是在姑苏,每次师姐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闲下来回来一趟,他都是回答快了快了,这一拖就拖了好久。

  魏无羡眯起眼睛回想着莲藕排骨的清香,回答道:“肯定会的!哇,师姐做的莲藕排骨汤我也好久没喝过了。”

  江澄在一旁用手肘戳了魏无羡一下,他脸上冷漠的样子语气中却带着淡淡的抱怨:“你还知道回来??姐姐每次过年都问你一次,每次熬的汤还都给你剩个底儿!”

  魏无羡愣了愣,反击了一下,回答:“我不这就回去了吗?”

  蓝曦臣在一旁看着,笑着问蓝忘机:“你呢?跟他们回去?”

  蓝忘机沉默了片刻,他看着魏无羡笑颜,眼睛也弯了弯,“我回去看看叔父吧。”

   蓝曦臣低头看了看蓝逸,问:“你呢?”

  蓝逸一幅纠结的模样,叹了口气,对蓝曦臣说:“我还是会姑苏吧,不然我们这辈儿都去了云梦,二爷爷虽然不会说什么心里也不舒服啊。”

  蓝忘机摸了摸蓝逸的头,虽然什么都没说,但是他渐渐觉得,这一辈的小朋友,也渐渐的长大了。

  每个人都有要守护的人或物,但是总有那么一个人是默默守护着别人的。

  蓝曦臣,蓝忘机和蓝逸,他们的内心深处装下的是他们的家。

  蓝逸曾经记得他的老爸对他说过:“爱一个人,就是在我在的时候,他不用那么强势了。”

哈哈哈哈(ಡωಡ)hiahiahia

梧桐夜子:

哈哈哈哈哈

袁滚滚:

做了一个完整版,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


你们都是小天使!!!!


当然我也是( ੭ ˙ᗜ˙ )੭


(转载抱图随意)

脑中的坑太大了……

突然的脑洞

羡羡和汪叽是怎么跟鬼魅交流的?

是直接用生前使用的语言??如果是一个歪国人的话……

汪叽的琴语弹完,羡羡问:他说了啥?汪叽:…………

羡羡共情,汪叽问:如何?羡羡:鬼知道他说的是什么??鬼:我们也不知道……

我可能是傻了,自己笑了出来……

点文第一弹――【王都】喻黄--方王 完结

   哈哈,终于写完了!全文是4000+最后是HE的,小天使尽可以放心食用,但是感觉方王的戏份不多,但是大家可以自己脑补啊,对吧√嘿嘿

  设定我就不多说了,大家还是自己看吧_(:з」∠)_

  太博喻x皇子天       伴读方x皇子王

  希望大家喜欢,求小红心和小蓝手哦(´-ω-`)

  ―――――――(づ ●─● )づ―――――――

【王都】喻黄-方王

  本是王都的繁花纷纷飘落的季节,季昌宫中的月季正如往常一样开放,但是赏花的人却不在了。

  一名还未脱去稚气的青年迈入宫门,走入了内殿,宫中静的不行,“母妃?”他出声小心的询问着,脚步轻的像猫。

  “少天来了。”女子的声音从偏殿中传来,声音不大,但是却充满这疲惫,儿子的来访让她稍稍提起了一点精神。黄少天透过帷幔看到了母妃瘦弱的身体,他刚刚想要靠近,一旁的侍女撩开幔子出来拦住了他,对他说:“三殿下还是赶紧离开的好,圣上禁了娘娘的足,现在风头还没过去,殿下这时候来……”她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黄少天,没有在说下去。

  当今圣上最宠爱两位女子,一位是他的皇后,另一位是淑妃。黄少天的母妃是敌国的公主,作为讲和的筹码与圣上结了亲,虽说是被封为了锦妃,生了皇子,但是母凭子贵在这里不存在。

  “母妃明明是被冤枉……唔!”侍女捂住了黄少天的嘴,满脸惊慌的压着声音对黄少天说:“殿下得罪!不管是不是冤枉,您可不能说出来啊,要是被别人听到了,娘娘可就又陷入更大的麻烦了。”

  殿外嘈杂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,侍女急急忙忙的推着黄少天藏在了衣柜后面,嘱咐他不要出声,自己则匆匆忙忙的回到了帷幔中。

  “锦妃接旨!”太监尖锐的声音划破了季昌宫的静,也划破了黄少天原本的生活。

  “后妃锦曦,不遵女德,祸乱宫闱,戕害国母……”尖锐的声音仍在继续,黄少天死死的咬住下唇,瞪着眼睛盯着那名正在朗诵“圣旨”的太监,透过窗边正在开放的月季花,他看到了匍匐在青石砖上的母妃,也看到了她微微颤抖的身体和死死抓住砖缝的双手。

  “但朕念其育子有功,居永巷,非死不得出。”

  残阳如血,丝毫不留的洒了下来。

  太监趾高气昂的走了,从锦妃的长袍上踏了过去。黄少天飞一样的奔出来,扑到在他的母妃的跟前,眼泪断了线的掉了一地,皇家的礼仪教养都他妈的去死吧,黄少天跪在母亲面前哭,却不敢放声嚎啕。

  锦妃没有说什么,只是扯出一个笑,摸了摸他的头,半响才吐出一句话:“圣上没有把怒气迁移到你身上就好。”

  语气平静,什么都听不出来。

  之后他被母亲赶了出来,告诉他,好好生活下去。

  “先生……求求您了,您能不能救救母妃,宫中就她疼我,也只有她疼我……求您在父皇面前说几句话,就几句话就好。”黄少天跪在喻文州面前,跪在他的太博面前,声声如啼血一般凄凉。

  喻文州微皱着眉头,手里捧着茶杯,“殿下……此事……怕是喻某也不好开口吧。”声音中带着无奈。

  “能让我在看她一眼!就一眼也行!求求您……求您……”黄少天伏在地上,声音闷闷的,没有了往日的活力也没有的往日的洒脱。

  喻文州伸手抬了抬黄少天的肩膀,却没有抬动,黄少天好似是执意要跪在喻文州面前,直到他答应了为止。

  “殿下……”一阵沉默,只听窗外零零散散的几声鸟鸣,“喻某尽力一试吧。”喻文州妥协了,他把黄少天搀起来,看着那张尚且年轻稚嫩的脸庞上书写的绝望与不忿,他将黄少天搂在了怀里,深深的抱了他的殿下。分开时,黄少天什么都没说,只是看着喻文州的眼睛,抬了抬嘴角,露出一个象征意义上的微笑。轻声的说:“疼我的人还有先生。”

  喻文州笑了笑,我怎会不疼你,他心里说。

  喻文州在第二天下朝后和圣上说起了锦妃的事情,圣上没有说话,只是低头批着折子,大殿里的空气安静的能拧出水来,“啪”的一声,狼毫笔被撂在了桌子上,“爱卿,你是不是管得有点多了?”

  喻文州跪下,低着头说:“臣不敢。”声音却没怎么变化。

  “若是你连个小孩子都管不住的话,这个活儿就不用你来干。”圣上的声音依旧的冰冷,为他做事做了十二年,却丝毫没有变。

  大殿外传来了一阵急急忙忙的脚步声,太监拦了下来来访的人,一阵嘈杂,喻文州听着笔尖在宣纸上划过的沙沙声和一声冷笑:“锦妃?她也是挺冤的。”说完,圣上若有所思望了一眼门口,随后目光有回到了折子上。他是个阴晴不定的君主,天下的人好像都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 喻文州退了出来,看到了含着泪握着拳站在偏殿的黄少天,看到喻文州出来,他浑身一抖,嘶哑的声线中强忍住了呜咽:“先生……他说什么?他竟然就说了一句母妃挺冤的,人都已经进去了他就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他从未爱过母妃!从未!”

  黄少天摸了把眼泪,转身就要回去,却被喻文州抓住了手,接着被一带,带进了喻文州的怀里,喻文州从背后抱着黄少天,喻文州身上那股浸了墨香的檀香味笼罩住了他,喻文州在他耳边沉着声音说:“我的殿下,你知道现在怎么办吗?”

  黄少天试着挣脱喻文州的怀抱,这次喻文州没有松开手,黄少天反而转过身来,将额头抵在他的太博的肩膀上,感受着喻文州有点越跳跃快的心跳,“先生……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。我记得小时候,我也曾坐在父皇的肩膀上,我也曾依偎在母妃的怀里。但是现在都没有了……我也曾信任过先生……我也有心悦……”黄少天禁了声,但是喻文州看到了他的口型,“我也有心悦你。”

  黄少天的目光沉了沉,他推开了有一瞬间失了神的喻文州,站在他的面前,“但是呢?先生,你这样护着我,为此不惜去冲撞父皇只是因为……父皇不会怪罪你,因为是父皇让你来的。”

  “你对我的好,到底是真心的,还是皇命不可违而已。”

  话语随风飘散,人也不见了踪影。

 
“喻先生,您说的我当然是赞同,但是事成不成还是要看三弟的想法。”王杰希手里握着青瓷茶杯,不慌不忙的用盖子抹了抹茶水上的浮沫。

  两人一个盯着茶水,一个看着手中的折扇,沉默片刻,王杰希突然隔着桌子靠近坐在对面的喻文州,微微的挑一挑眉,“喻先生,你……对三弟……到底是怎样的?”

  喻文州微微退了退,用扇子挡住了脸,声音有一些沉,“……我吗?”

  “呵呵……大概……是真心吧。”

  王希杰退了回去,门外一个声音说:“希望如此。”

  方士谦从殿外踱了进来,先是对王杰希眨了眨眼睛,然后走到喻文州旁边,对他说:“太博,机会错过就没了啊!你看我……”方士谦话没说完,就听见桌子对面“哐”的一声,茶杯被狠狠的放在了木桌上,“殿下?”方士谦瞥了一眼王杰希,只看王杰希把眼睛眯了眯,好像两只眼睛都一样大了。

  喻文州眉头跳了跳,抿了抿嘴,假意清了清嗓子,“我是想让少天和你们一起,作为老师,我知道你们的野心……”

  方士谦走到了王杰希身边,站定在他身后,神色冷了下来,但是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,说道:“所以,就算最后事没有成,三殿下只会被扣一个被人古惑反叛的帽子而流放,而我们作为罪魁祸首,就不止被流放了吧。”

  王杰希接着方士谦的话说:“老师,你的如意算盘打的很好啊。”

  喻文州没有说话,目光中也没有一丝的躲闪,笑着说:“的确如此,少天就算被流放,蓝溪阁也是能护着他的。”喻文州没有否定他们的说法,不如说,从一开始他就是这么想的。

  王杰希看着坦然接受了的喻文州,微抬了抬下巴,“很好,那么我们怎么相信你不是父皇派来的?”

  “最后以死证明。”决定自己命运的话被他轻易地说了出来。
 

  “走水啊!走水!!(着火)快快快!!”子时的夜被一阵阵的惊呼打破,王都被吵醒了,所有人都醒了。

  “快点!!太博府走水了!!你们快点!”一阵阵的慌乱,家丁的叫喊,木头在火中发出的噼啪的爆裂声,还有隐隐约约的哭声搅拌在了一起,那一瞬间,火光冲上了天,宛如白昼。

  黄少天从梦中惊醒,散着头发猛然向窗外看去,宫墙外的一片明亮照的他心如死灰一般,他感觉到自己在内心深处刚刚对他燃起的小火苗,就噗的一声熄灭了。黄少天自己知道,就算知道喻文州是父皇派来的眼线,他也愿意把自己的一切告诉他,在他面前保持着自己原来的样子,不因为别的,只因为那一句“我心悦你。”但是只是因为一次在殿外的相遇,却好似毁了他们所有的缘分,只是一句话,就让他们好似错过了一切。

  他闭上了眼睛,心中的痛疼得他不敢呼吸,疼得他流不出眼泪,疼得他好像皱成了一团。

  黄少天就静静躺到了天亮,等他再一次看向窗外的时候,在原来的位置只留下一股股的浓烟,染黑了天。
 

  黄少天来到了自己不知道踏入多少次的府邸,原来的回忆都变成了废墟,化为了灰烬。

  他走遍了整个院子,唯一的一抹绿色是那年他十岁拜师时栽下的檀木,现在的它还是小小的一棵,黄少天走到树下,跪了下来,说:“太博,你真是……怎么又丢下我了,我知道我以前很淘气,不认真听讲,成绩也没有皇兄的好,但是我知道您是最疼我的,对不对?一定是真的。您给我留得作业我已经完成了,我发誓我以后一定好好听讲,您回来好不好?他们找到的您一定不是真的,您一定还在,对不对?…………您到是回答我啊!!回答我!回……答我啊……”

  太博是不是对我笑了?黄少天想。
 
 
七月初五,王都太博府走水,太博喻文州葬身于火海,二皇子王杰希,三皇子黄少天,丞相之子方士谦主丧。

  八月廿三,丑时,二皇子王杰希,三皇子黄少天,丞相之子方士谦发动政变,直逼当朝圣上寝宫,方士谦率禁军包围皇宫,在大殿门前高喊:“仅尊吾王!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!”

  八月廿四,王都变天了,方士谦挟持皇后所出的六皇子,皇后退位,按先朝礼仪与九月初一为先王殉葬。

  九月初一,先皇后殉葬,三皇子黄少天支持仪式,当天天色很冷,黄少天面无表情,心如止水。

  次年正月初一,举国欢庆春节之时,圣上王杰希在皇太后面前坦言后位终身保留,引得后宫一片哗然。方士谦在殿外眉眼带笑,瞥了一眼一脸严肃的王杰希,偷偷的眨了眨眼。

  四月廿三,皇太后寿终正寝,全国举三丧三月。

  七月初五,前朝太博忌日,凌王黄少天留书一封,不知所踪。

  三年后

  黄少天落脚在一个离王都很远的小镇里,独自望着离开了三年王都的方向。此时的他褪去了华服,变成了一名普普通通的商人,此时的他刚刚进完货,漫步在街道上。

  正巧在一个学堂门口,他听到了那个在他灵魂深处渴望的声音,音色是那么的熟悉,好像附上了一层檀香。

  “瀚文,你……唉……随你吧。”

接着是一个小孩的声音。

  “先生,我就知道您最疼我啦!哈哈!”

  黄少天愣在了原地,最终他迈入了学堂的门,冲着里面教书的先生拱了拱手,脸上的笑就像一片阳光,他说到:“先生,您留得作业,我完成了。”

  那个叫瀚文的小孩愣了愣,转头对那个温文尔雅的先生问到:“先生先生,这位哥哥是谁啊?”

  “他啊……是我当年最疼爱的一个学生。”
 
瀚文跑了出去,喻文州接着说:“和我心悦的人。”

 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,多多评论哦,超喜欢评论的你们!么么哒!!